内容标题25

  • <tr id='P6XSrQ'><strong id='P6XSrQ'></strong><small id='P6XSrQ'></small><button id='P6XSrQ'></button><li id='P6XSrQ'><noscript id='P6XSrQ'><big id='P6XSrQ'></big><dt id='P6XSr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6XSrQ'><option id='P6XSrQ'><table id='P6XSrQ'><blockquote id='P6XSrQ'><tbody id='P6XSr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P6XSrQ'></u><kbd id='P6XSrQ'><kbd id='P6XSrQ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P6XSrQ'><strong id='P6XSr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P6XSrQ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P6XSrQ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P6XSrQ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P6XSrQ'><em id='P6XSrQ'></em><td id='P6XSrQ'><div id='P6XSr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6XSrQ'><big id='P6XSrQ'><big id='P6XSrQ'></big><legend id='P6XSr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P6XSrQ'><div id='P6XSrQ'><ins id='P6XSr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P6XSrQ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P6XSrQ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P6XSrQ'><q id='P6XSrQ'><noscript id='P6XSrQ'></noscript><dt id='P6XSrQ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P6XSrQ'><i id='P6XSrQ'></i>

                贵港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贵港新闻网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 /   新闻中心  /   文学  /  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书馆情缘

                2022-01-09   来源:贵港新闻网-贵港日报   网络编辑:周礼萍   作者:吴思沅   阅读:13556

                我从小就喜欢阅读,享受遨游在方块字组成的知识海洋里的感觉,孜孜不倦地探索广阔的未@知世界。初生的大脑体积很小,却像一块容量巨大的海绵,每个细胞都渴求知识养分。

                陋室启蒙

              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,市场经济浪潮汹涌来袭。我所在的厂子应对乏力,阅览室也有气@ 无力,灯光昏暗灰尘多,书报种类少,开门时间不固定。我经常往那边跑,不开门就♀在附近玩,听到开门声音就进去看书看报。

                报纸钉在木头斜架上,有两份让我印象最深。《法制周报》刊登的案例发人深省,侦查过程惊心动魄。我又害怕又想看,欲罢不能。《文摘周报》里有许多︻稀奇古怪的人物、怪谈,比如九旬老翁因为经常吃松子,白发转黑换新牙,健步如飞,让我大开眼界。我找爸爸要松子,爸爸让我找松树〇。后来学习了生物才知道,城市里的松树结的松塔,鳞片扒开只有很小的种子,不具备食用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阅览室管理员见我爱看书,特意换上新灯管。从此,茫茫无边的▃书海,我再也不觉得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独享一室

                上小学后,我当选学习委员,其中一项工作是到二楼东面的图书室为同学办理借阅事宜。图书々室铺着淡黄色瓷砖,挂着吊扇,是教学楼里装修最好的地方,可惜一时不慎进了水,有些砖块翘起来,有些地板空鼓,必须限』制人员走动,因而规定周五开放,仅限各班学习委员前来办理借、还书手续。我成了唯一的图书借阅办理员,利用这一便利,小学六年,我逐步看完了图书室的全部珍藏。

                厚颜蹭书

                初中三年,正值世纪之交,市场『经济繁荣发展,书店像雨后春笋在大街小巷快速生长。我使劲地蹬腿,骑着二十八寸自行车,把市区内的书店都逛了个遍。书店数量∮多,反映了群众对知识的渴求。但书籍价格居高不下,我要攒很久的钱才能买一本,所以想看书就去店里蹭着看。为了避免成为老板眼中的“乞丐”而被赶走,我在步行街的优惠书店看半个小时,又转到解放路的好时〓光书店看半小时,再转到甘化商城对面的黄金屋看半小时。好在书店多,总有得看。

                书太贵,好不容易买回家,一口气看完,然后只能放在◥书架上等灰尘,太浪费了。聪明的商人想出了出租的办法,只要几角钱就◢能看一天,租一周还有优惠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看书看得快,漫画字数少,课间十分钟我就能看完一集《七龙珠》,烧脑的《名侦↑探柯南》要看二十分钟。我每周的零花钱只有一元,可以租三本,后面四天没得看怎么办?我就拿书和同学甲换〒着看。我看完了,甲没看完,我又拿甲的书去找同学乙换。为了省钱省麻烦,有时候我和有相同喜好的同学约定一起租连续的漫画,太机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小说成瘾

                到了高中,因为住校,兜里有点生活费,但学业繁忙,我能逛街蹭书的时间∏很少。贵高路上有一家大万书店,眼镜老板是个书迷,主要出租新兴的网络小说,《紫川》《零度梦幻》《小兵传奇》,数量繁多,全部打着黄易的旗号。我粗略◆一翻,很快就被书中描述的各种神奇世界深深吸引。有架空历↙史、仙侠道法、矮人精灵、剑与魔法、未来科技、游戏世界,无所不包。书是出租的,不能保证续集能看到,但没关系,我沉迷于小说的幻想世界当中,有什么就看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店里也有正宗黄易写的《大唐双龙传》《寻秦记》。高三时偶尔拿到自习课上看,教地理的刘老师知道我成绩没落下就宽容地没批评。课后,我大▲胆地去找他讨论书中与历史的对应之处和不实之处。刘老师对《大唐双龙传》里提到的响水稻讲得清清楚楚,把《寻秦记》简要提到的邯郸之战解释得通通透透,展现出来的渊博学识深深地折服了我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刘老师循循善诱之下,我渐渐明白,要想悟出文学作品的深层含义和精妙之处,必须广泛涉猎各个领域甚至精通,因此,专心学习必不可少。后来,我就不再拿课外书到课堂上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多样求学

                到了大学图书馆,我才知道书可以像海这么深,让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。检索电脑前经常排着队,自习桌上不是坐着人就是占着书。辅导员刘祯喊出“中文系学生占领图书馆”的口号,督促我发奋读书。

                毕业时我打印借阅清单,算出四年里借了四百多本书,平均一个学期借50多本,数量较少,远远不如滕夏、田应◥壮他们,好惭愧。我感到时间充裕了,却没有以∴前看书的劲头,可能是丰富的社团活动、美丽的桂林山水、漂亮的女孩子让我分心太多。袁枚说“书非借不能读也”,借了之⌒后不认真,同样读不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衰而复兴

                在外地工作两年后,我回到贵港择业,发现书店少了很多,而且主要以卖教辅书籍和文具为主,非教辅书籍一般加塑封,既能避免破损∑ ,又能阻止顾客蹭书,我就很少去书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文化氛围对城市的发展尤为重要,2012年12月新的市图书馆建成开放,除阅览室、自习室等,图书馆一楼设展厅供★名家展览书画、照片;设报告厅供朗诵、演讲;设红色图书角,宣传本土革命故事;设党员宣誓室,供主题党日活动使用。综合起来,图书馆集阅读推广、社会教育、信息共享、文化休闲〖于一体,逐步打造“快乐周末”“荷城学堂”“荷你阅读”等读者活动品牌,不仅仅是看书学习的好地方,更是文化艺术交流中心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曾在图书馆第一天开放时来办证借书,领略新馆的风采;也带女儿去儿童阅览室感受书香;还推荐所在党支部去开展主题党日活动。每次到市图书馆都有独特而强烈的感受,回顾前面三十年,我和Ψ大大小小、各式各样的书馆结下了深厚的缘分;现在书店少了,但阅ぷ读的方式多了。我还是一如既往喜欢阅读。